晏离金

双人行

耽美向!私设众多!

为什么写这篇文,主要是同帮大佬要求的

两位主角不上升真人。我怕被安排


双向暗恋设定,攻很早就喜欢受了


喜欢就行,不喜欢别踩


好了正文开始下▼▼▼▼▼▼▼▼

华山山脚下

只见一只小白驴驮着位眉清目秀唇红齿白身穿武当内门弟子服饰的小道长,一路噗呲噗呲往华山正门奔去

小道长嘴里哼着不知名的小调

可能是太沉浸歌曲了,摇头晃脑的显得可爱极了

小道长往正门瞧了瞧寻思着这离华山正门还有段距离,若是骑着小白驴直接过去未免晓得有些失礼索性下了小白驴。手牵着小白驴一路走过去

等到了华山正门,只见正门处有一八尺男儿,身穿白蓝相间的华山内门弟子服饰,腰间别着一白笛,手里把玩着一颗小石子。此人正是等候多时的散

散看着眼前这个差了自己半个头的小道长,心里寻思着什么时候武当竟然愿意放他们小师弟来着冰天雪地的华山。平时讨债都是不会带着小师弟的,怎么没想到今天他们不仅让小师弟来,还让小师弟自己一个人来。这可真是天助我也。

天命小道长对着散微微行了一礼。

“我此次前来,这位华山师兄应是知道的,华山之前欠下武当的债务。拖欠的实在是太久了。”

   “小道长一路奔波幸苦了,而且这天寒地冻的再外讨论跟客谈论也太过失礼了,不如我们先去屋内喝杯热茶,慢慢细说这债务之事可好?”散走向前很自然的将天命牵着的小白驴换成自己牵着,并做了个请的手势

天命看着天似乎快要降雪了,且这位华山弟子说的没错,习武之人虽说不惧冷但是时间久了也受不住的,加上一路上奔波劳碌。抬脚进屋去了

天命进了屋,打量屋内的装饰心想这华山虽说不比武当来的精致大气,但也可圈可点。看起来温馨十足。特别是在这种寒冷时节,进了屋感觉非常的舒心。

等天命坐上椅子后,散将早已准备好的热茶端给他,并拿出暖呼呼的手暖塞给天命“这是暖手的,小道长你拿着捂捂手。”也坐下来举起另一杯热茶饮了一口。小道长也不推拒,举起热茶小小的嘬一口。觉得不烫了才放心的饮了一口。

散看着小道长这可爱的一面不知怎的觉得自己有点口干涩燥,心里叹了一口气。小道长真是勾人的紧。

天命放下茶杯,捂着暖手说“华山师兄,这债务你们可分批次交换。不用一下子全部交齐,按华山现况来说有点太过困难了”如果普通弟子听到小道长这么一说话,怕是二话不说就跟小道长开打起来了。但散没有,他反而觉得这样的小道长可爱极了。

“那多谢武当能够体谅我们华山现在的处境,不过小道长虽说这些债务能够分批次偿还,只是我们一时间还是要多花几天时间准备,不知小道长能否多给几天时间?”散拿起水壶给小道长已经见底的杯续上,“小道长我们这也算是互相认识过了,不需用华山师兄这些称呼了,你叫我散就成”“嗯,不过我还是叫你散师兄吧,散师兄也别叫我小道长了,叫我天命就行。散师兄若是需要我多给几日,到也是可以的,只不过我要寻个住处。只能麻烦散师兄替我寻”散听天命这么说到也不觉得麻烦,起身招了殿外的几个弟子同他们说了些什么。散吩咐完后回到原位对天命说:“用我观天命你这一路奔波劳累的,怪辛苦的,吩咐让人给你准备了些热水给你。今天你暂且先住下,等明日我寻几个好去处让你暂住。”

天命起身给散行了一礼“如此多谢散师兄了。”他唇角微微勾起,眼底清澈明亮带着三分笑意,好似眼里就只有散一人,堪称完美俊秀的五官仿佛清晨第一抹亮光让散不由得失了失神,但很快回过了神。也回以微笑。

时间还长,你终究是我的。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