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离金

双人行

耽美向!私设众多!

为什么写这篇文,主要是同帮大佬要求的

两位主角不上升真人。我怕被安排


双向暗恋设定,攻很早就喜欢受了


喜欢就行,不喜欢别踩


好了正文开始下▼▼▼▼▼▼▼▼

华山山脚下

只见一只小白驴驮着位眉清目秀唇红齿白身穿武当内门弟子服饰的小道长,一路噗呲噗呲往华山正门奔去

小道长嘴里哼着不知名的小调

可能是太沉浸歌曲了,摇头晃脑的显得可爱极了

小道长往正门瞧了瞧寻思着这离华山正门还有段距离,若是骑着小白驴直接过去未免晓得有些失礼索性下了小白驴。手牵着小白驴一路走过去

等到了华山正门,只见正门处有一八尺男儿,身穿白蓝相间的华山内门弟子服饰,腰间别着一白笛,手里把玩着一颗小石子。此人正是等候多时的散

散看着眼前这个差了自己半个头的小道长,心里寻思着什么时候武当竟然愿意放他们小师弟来着冰天雪地的华山。平时讨债都是不会带着小师弟的,怎么没想到今天他们不仅让小师弟来,还让小师弟自己一个人来。这可真是天助我也。

天命小道长对着散微微行了一礼。

“我此次前来,这位华山师兄应是知道的,华山之前欠下武当的债务。拖欠的实在是太久了。”

   “小道长一路奔波幸苦了,而且这天寒地冻的再外讨论跟客谈论也太过失礼了,不如我们先去屋内喝杯热茶,慢慢细说这债务之事可好?”散走向前很自然的将天命牵着的小白驴换成自己牵着,并做了个请的手势

天命看着天似乎快要降雪了,且这位华山弟子说的没错,习武之人虽说不惧冷但是时间久了也受不住的,加上一路上奔波劳碌。抬脚进屋去了

天命进了屋,打量屋内的装饰心想这华山虽说不比武当来的精致大气,但也可圈可点。看起来温馨十足。特别是在这种寒冷时节,进了屋感觉非常的舒心。

等天命坐上椅子后,散将早已准备好的热茶端给他,并拿出暖呼呼的手暖塞给天命“这是暖手的,小道长你拿着捂捂手。”也坐下来举起另一杯热茶饮了一口。小道长也不推拒,举起热茶小小的嘬一口。觉得不烫了才放心的饮了一口。

散看着小道长这可爱的一面不知怎的觉得自己有点口干涩燥,心里叹了一口气。小道长真是勾人的紧。

天命放下茶杯,捂着暖手说“华山师兄,这债务你们可分批次交换。不用一下子全部交齐,按华山现况来说有点太过困难了”如果普通弟子听到小道长这么一说话,怕是二话不说就跟小道长开打起来了。但散没有,他反而觉得这样的小道长可爱极了。

“那多谢武当能够体谅我们华山现在的处境,不过小道长虽说这些债务能够分批次偿还,只是我们一时间还是要多花几天时间准备,不知小道长能否多给几天时间?”散拿起水壶给小道长已经见底的杯续上,“小道长我们这也算是互相认识过了,不需用华山师兄这些称呼了,你叫我散就成”“嗯,不过我还是叫你散师兄吧,散师兄也别叫我小道长了,叫我天命就行。散师兄若是需要我多给几日,到也是可以的,只不过我要寻个住处。只能麻烦散师兄替我寻”散听天命这么说到也不觉得麻烦,起身招了殿外的几个弟子同他们说了些什么。散吩咐完后回到原位对天命说:“用我观天命你这一路奔波劳累的,怪辛苦的,吩咐让人给你准备了些热水给你。今天你暂且先住下,等明日我寻几个好去处让你暂住。”

天命起身给散行了一礼“如此多谢散师兄了。”他唇角微微勾起,眼底清澈明亮带着三分笑意,好似眼里就只有散一人,堪称完美俊秀的五官仿佛清晨第一抹亮光让散不由得失了失神,但很快回过了神。也回以微笑。

时间还长,你终究是我的。


     这篇文私设众多 bug众多看看就好
    人物可能崩了嘤嘤嘤,你们就体谅点吧
     架空设定,和官方相比会出现很多bug
标题还没想好,会不会出续集也不知道。看大家的吧

            cp是佣兵X空军

正文▼▼▼▼

       说实在的,玛尔塔来到这座庄园时有过后悔。但是后悔也没有用了,她既然选择来,就没有后悔的余地。况且她来庄园也是为了拿到自己想要的。
       可能是庄园主的恶趣味,玛尔塔他和那个雇佣兵的房间是排在一起的。玛尔塔很不高兴,她不喜欢那个雇佣兵。至于原因,这可要从很早之前说起…
       “上校!请你停止进攻吧!我们的武器弹药已经不够我们使用了,且我们的伤员需要治疗!”一名身穿军绿色军服的女人带着微微怒气对着面前的男人说道“我们已经撑不下去了,上校!请您看清点局势!”
       面前的男人听到女人说的话,手指敲着面前的桌子一下又一下,慢慢思考着。“并不是我不想撤退玛尔塔,而是撤退不了,你知道的。如果我们撤退了,我们做的一切将会前功尽弃。”“前功尽弃?上校您是在同我开玩笑吗?敌方虽然还留着一口气,但也不能挺起再给我们来一击了!请您撤退吧!”
      “够了玛尔塔,你先下去,我还有事情要处理,你自己好自为之吧。”男人不给玛尔塔再说话的机会,让身边的人将玛尔塔带走。
       又一次失败,玛尔塔又一次因为和上校争论战事的原因,被上校赶了出来。“如果再不撤退的话,那些受伤的士兵就要撑不住了。”战争本来就是无情的,玛尔塔清楚战争会死很多人,士兵们会战死也是正常的,正因为如此她并不想让她手底下的士兵死。
       明明已经压制了敌方,只要等支援部队到达,那伤员们就能得到治疗,就能活下来。可距离上次发出支援信号之后,已是一个月之前的事情了。正常来说支援部队得到消息后,十天到十五天左右就能到达。这真的很不对劲。玛尔塔心里的不安渐渐扩大,她应该要去做些什么。
       午夜,除了轮流守夜的士兵。临时军营里静悄悄的,但玛尔塔知道只要发出一点动静,所有人都会立马醒来,进入作战状态。玛尔塔小心翼翼,确认过没有人发现之后进入了上校的办公室。她将所有文件一一打开,除去不重要的,所有文件她都翻看一遍。玛尔塔越来越觉得怪异,总有不好的事情会发生。
      搜查无果后,她把手上的文件摆回原来的样子。再放置文件时玛尔塔发现了一张撕碎的纸条,她将它拿起。正想看看纸条上写的什么。就听见外面传来的声响,她迅速将手上的文件摆好。从窗户翻了了出去,利用自己事先准备的绳索套住栏杆,爬了下去。
      事情做好后,玛尔塔回到自己的房间。拿出那张纸条,‘已…处理…支援’
       玛尔塔在怀疑上校时,就想过上校串通敌人这种想法,可这张纸条上写的消息,让玛尔塔很是头疼。玛尔塔清楚管是靠着你一张撕碎的纸条可是治不了上校的。她得挖出更多的罪证。
      第二天一早,玛尔塔还是像往常一样,到后勤处里看望那些伤兵。看着这些因为伤痛被折磨的士兵。玛尔塔很无力,没有支援部队。士兵们都快挣不住了,前线越来越多的士兵阵亡受伤,再这样下去损失会越来越大。
       正当玛尔塔思考怎么解决时,一个士兵跑来“玛尔塔中校,支援部队来了!只不过他们好像是雇佣兵。”“雇佣兵?开什么玩笑??雇佣兵?这怎么可能!”玛尔塔跟着那个士兵前往广场。
         玛尔塔看着场上一辆辆军车进入,确认过车的标志后。这些车确实是属于我们军队的。看着车上跳下来的人,玛尔塔发誓他们军队里从来没有这么没有纪律的部队。不仅没有纪律还很散漫,吵吵闹闹的还有的人扯着嗓门说自己坐车坐的快晕了。 
        玛尔塔往那群人走过去“你们就是支援军?开什么玩笑!有没有纪律!军队里不许大声喧哗!闭上你们的嘴。”“哎?军营里竟然还有女人?”一个带着兜帽的男人从车上跳下直径走向玛尔塔,“还是个中校”
       玛尔塔发誓这群人绝对是雇佣兵

一辆小破车,注意cp是“你”X酒吞童子
bl向!!!!bg党慎入cp党慎入!!!
这个只是一个脑洞来自酒吞阿妈想日了吞儿子的脑洞

暗香是最好的门派,玩男号真是刺激23333